又一次入冬的時候,迎來了顧子鶴第二十三次生日,英國被凍得一片蕭瑟,放眼望出去,除了白茫茫的霧靄,什么也看不見。

哥特式建筑的的古典別墅里,顧子鶴正躺在病床上輸著營養液。

茶幾上放了一個汽車人蛋糕,他只看了一眼就嫌棄的直撇嘴。

“沈亦琛,真不是我說你,每年都給我買這么幼稚的蛋糕也就算了,竟然每年都一模一樣。“顧子鶴咄咄吐槽著,習慣性的扭頭看去時,身側卻空蕩蕩的。

意料中沈亦琛那句敷衍的“我以為你喜歡“遲遲沒有到來,回應他的卻是更甚的風聲。

大雪肆意的席卷而來,一時間只覺臉頰被凍得生疼,他猛地吸了口氣,氧氣罩里頓時騰起一片生白的霧。

是了,他已經整整三載沒見過沈亦琛了,早在幾年前,他就把他給弄丟了。


狀態提示:序子
本章閱讀結束,請閱讀下一章
回到頂部
北京pk10开奖历史 上海十一选五任选走势图 股票网上开户 个人短期理财产品排行 中国福彩快三官网下载 上海快三开奖走势和值 带江西快3的app 幸运飞艇怎么看号码规律 体彩排列五中奖规则图 3d试机号与开奖号的关系 吉林配资公司 免费炒股软件排行榜 吉林快三开奖预测号码 上海时时乐开奖9.28 体彩北京11选5第20011921 在线理财平台 赚钱小生意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