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筆閣>恐怖懸疑>醒來覺得甚是愛你>第十七章 流言

洗手池,水龍頭里的水還嘩嘩的放著,水漬抑制不住的濺開。

剛從病房里走出來的護士斜瞟了眼旁邊的人,腦中畫面一閃,湊過去撞了撞她的肩膀。

“哎你知道么,剛才我問顧子鶴,他和咱們沈醫生是什么關系,我之前以為他們是兄弟,結果呢,他說不是,他倆壓根就沒有血緣關系。”

沈亦琛,醫院里最大的話題引流者,但凡和他沾上點關系,都忍不住讓人八上一卦。

身旁的女護士擰上水龍頭,四下看了眼,壓低了聲音,問道:“那他們是什么關系?咱們沈醫生對他好成那樣?”

先開口的護士撇了撇嘴,將手貼在醫用服上擦了擦:“看顧子鶴那個意思,他們倆的關系有點曖昧,怕不是那個……”

簇日,顧子鶴照常頹廢在床上。

沈亦琛照常來上班,明顯感覺到每個人在他身上的目光,雖說平時也有許多目光投在他身上,可是今天的不一樣,讓他感到頭皮發麻。

打開病房的門,毫不意外的看見他癱在床上。

“你沒事多出去運動運動。”依舊清冷的聲音伴隨著開門的咯吱聲響起,話音落下時,沈亦琛已經走到窗邊,一抬手,就將遮掩的窗簾給拉開。

早晨八點的陽光已經開始刺人眼,這么抬眼看去,隱約能看清沈亦琛修長的身形。

顧子鶴撇了撇嘴,不耐煩的翻了個身,背對著太陽。

沈亦琛無可奈何的搖搖頭,把飯放在桌子上。

門被輕輕敲了兩下,下一秒,推著推車的護士就走了進來,看看沈亦琛又看看顧子鶴,悠悠道:“該打針了。”

沈亦琛點點頭,讓到一邊。

護士將針管吊掛了起來,隨后才拿起沾了消毒水的棉簽抹了幾下顧子鶴的手背,手法頗為暴力。

之后扎針的時候還扎錯了一次。

顧子鶴臉上還是掛著笑,看向小護士的眼神卻暗了下來。這態度,變化的太明顯了。

沈亦琛抿著嘴沒什么表情,也覺得不對勁,但沒說什么。

等護士走之后,沈亦琛在一旁坐著,猶豫了一下,開口說:“你這幾天跟他們都聊什么?”

顧子鶴一下子握緊拳頭,“我能聊什么?”

沈亦琛站了起來,“沒事,我去工作了,你老實待著。”說完,頭也不回的走了。不知道有意還是無意,關門聲大的嚇顧子鶴一跳。

莫名的委屈感讓顧子鶴忍不住的嘴角下垂。沈亦琛那么聰明,從這點微妙感里就能猜到是顧子鶴搞得鬼,也不怪他生氣。冰清玉潔的沈醫生,被謠傳喜歡男人,誰也不能高興起來。道理他都懂,也是自己作的事兒,可是面對沈亦琛那樣冷漠的態度,顧子鶴還是感覺不舒服。如鯁在喉。

“喂,你們來醫院,給我整兩。別廢話。”顧子鶴看了眼吊,煩躁的拔掉針,罵了聲娘。

電話那頭的人點頭哈腰的應了幾句,顧子鶴聽著煩,索性也就掛斷了電話。

要是被沈亦琛知道了他喝酒的事,肯定得說他作。

“奶奶的,也不知道拒絕老子,我可是個病號!”

顧子鶴嘴上罵了幾句,不一會兒就消停了下來。

沒多久顧子鶴幾個朋友就拎著酒和吃的搖搖晃晃的就來了,一瞬間病房里吵的不行。

“來,顧哥,您老吃好喝好啊。”

一凍到覆冰的啤酒在眼前晃了晃,顧子鶴冷冷笑了聲,一把就搶了過來。

他將口送到嘴巴處,一啟唇,尖尖的虎牙立馬就將蓋咬開了。

清冽灼燒的感覺順著喉嚨滾到胃里,刺激得身子直起雞皮疙瘩。

這才是生活!顧子鶴心滿意足的嘆了口氣,

剛感嘆一下子,順手拿起桌子上的辣鴨翅放進嘴里,門就被“嘭”的一聲打開,沈亦琛皺著眉站在門口,冷冰冰的看著一屋子人,一言不發。


狀態提示:第十七章 流言
本章閱讀結束,請閱讀下一章
回到頂部
北京pk10开奖历史 山东十一运夺金遗漏 100万存款经典理财方案 足球彩票 广东快乐十分前三走势 福利彩票怎么看中奖没 香港五分彩怎么玩稳赚 大乐透彩票下载安装 环球配资 青海快3彩票安卓下载 18luck在线娱乐百家乐 陕西11选五玩法 股票配资客服是什么意思 贵州快3一定牛30期 山东省十一选五走势图 江苏十一选五真准网一定牛 快赢481开奖视频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