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筆閣>恐怖懸疑>醒來覺得甚是愛你>第二十一章 尋他

這邊的沈亦琛擔心顧子鶴,匆匆忙忙的跑出了醫院,到了外邊,冷風這么一吹,才發現忘記穿羽絨服和圍巾,可是他不想回去取,只在路邊招手攔車,急著去顧子鶴家,看看他是不是老實在家待著,胃疼有沒有再犯。

北方的冬天,沒有風的時候就已經寒冷透骨,今天晚上風還大的刮臉,在路邊站了一會,就冷的發疼。尤其是沈亦琛本就是個怕冷的人,冬天晚上車少,他在路邊一站就站了十幾分鐘也沒有打到車,沈亦琛難得惱怒的踹了一腳路邊的石墩,想了想,干脆不等了,跑著去找顧子鶴。

此時夜已經深的沉了,暖黃色的燈光在北風下一點也不覺得暖,沈亦琛路過它們,像動畫,燈光與燈柱穿成了一條線,從沈亦琛的腳下一直延伸到顧子鶴的家。

跑著跑著,沈亦琛已經感覺不到冷了,反而出了汗,忽然覺得鼻尖癢癢的,一抬頭,鵝毛大小雪花柳絮般從沉沉的夜幕中紛紛而下,落在沈亦琛的肩上,一會化成露,殷在他的外套里,如收入肩膀的羽翼。

北方的雪夜是不寒冷的,反而會暖一些。沈亦琛微瞇著眼睛,迎著雪花跑向顧子鶴的家,心里出奇的沉靜,一路上,突然想了很多之前從未思考過的事情,使他忘記了時間,忘記了路程的長遠,也忘記了寒冷。只像是有什么力量拽著他似的,他想去確認顧子鶴在家,也期待他在家,他想在路的盡頭,在開門的那一眼看到他。于是在路上慢慢白了頭,像一夜老去,又燃燒著青春的痕跡,但是沈亦琛覺得,值得。

屋子里很暖,顧子鶴悠悠醒來,迷迷糊糊翻了個身,吧唧一下順利的掉到地上,然后“啪”的一聲,臉部接受了來自手機的正面一擊。

艸,顧子鶴癱在地上,揉著臉把手機拿起來瞅了一眼,頓時嚇的倒抽一口涼氣。

臥槽,屏幕上顯示著十幾個沈亦琛的未接來電。催命符一樣。

顧子鶴為自己默哀,心里想著不知道要被他怎么罵一頓,不,罵一頓就好了,不怕他罵人,就怕他一頓念經,再逼著自己回到醫院。痛苦,難受,什么日子啊,說好的自由呢。

一想到這里,顧子鶴就一頓鬧心,在地上扭了半天,才爬回沙發上,把抱枕踢了一地。鬧心歸鬧心,顧子鶴轉頭一想,這一天就見過沈亦琛一次,還不怎么愉快。……有點想看見他呢。

等會能見到他就好了,顧子鶴默默地想,可是沈亦琛那么忙,做了一天手術,自己又故意惹他生氣,他怎么會來看自己。嘖嘖嘖,早知道當初不皮那么一下就好了,皮完開心了嗎,不開心。所以為什么要皮?……開心啊。

呵,男人。

顧子鶴拿著手機,看著那一個個未接來電,心里有點不是滋味。自己一聲不吭就走了,也沒給他打個招呼,走之后應該給他打個招呼的。


狀態提示:第二十一章 尋他
本章閱讀結束,請閱讀下一章
回到頂部
北京pk10开奖历史 12.04大盘上证指数 贵州11选五开奖号走势 陕西体育彩票11选5几点开始 tcl股票行情分析 群英会选号十二种方法 秒速赛车实力大平台 山东十一运夺金预测 云南时时彩是官网 股票指数行情是什么意思 股指配资先找尚牛在线 湖南快乐十分基本 湖北快3走势形态一定牛 福利彩票怎么看几等奖 中国福彩吉林快三预测 12博在线娱乐百家乐 陕西11选5万能8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