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筆閣>恐怖懸疑>醒來覺得甚是愛你>第二十九章 吃醋

“你怎么這么愛多管閑事呢,他不好好的么用你瞎操心。”顧子鶴忍不住頂嘴。

安子左眉高高挑起,冷冷的看著顧子鶴,“長輩說話,輪得到你插嘴。”本來沈亦琛一句話不說掛斷他電話就讓他心里夠著急的了,偏偏這個小崽子還要惹他不痛快。

顧子鶴本就是受不得委屈的主,再加上看安子本來就不順眼,火氣蹭的一下竄了上來,“你他媽是個什么幾把玩意來說我!?”

安子脾氣更大,二話不說論起袖子想要揍這小子一頓,沈亦琛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兩人肝火這么盛,忍無可忍的吼道:“夠了!”

安子見沈亦琛生氣了,堪堪收住了手,瞪著顧子鶴。

“你來找我有什么事兒?”沈亦琛問安子。

安子面上有些委屈的感覺,“我還想問你,你早晨為什么一言不發就把電話掛斷了?我還以為你出了什么事。”

沈亦琛一聽,看了眼還生氣的顧子鶴,心里有了數。“你就不能總莽莽撞撞的,我能有什么事。”

安子此時委屈的小媳婦一樣,“這不,關心則亂”

“你他媽閉嘴,你惡不惡心!”顧子鶴突然出聲,他受不了安子用這種親昵的語氣和沈亦琛說話,他越發覺得,安子對沈亦琛的想法不單純。

“你好好說話。”沈亦琛對顧子鶴投去責備的目光,“我沒說過不要亂動我手機嗎?還有你這種張嘴閉嘴的臟話,再不改掉以后都別來和我說話。”

顧子鶴忽然覺得,沈亦琛看他的眼神,對他說話的語氣,遠沒有對安子的那種,熟識感。顧子鶴心里一空,委屈感霎時間鋪天蓋地的涌過來,讓顧子鶴一聲反駁的話都說不出。

沈亦琛明顯感到顧子鶴的落寞,竟然有種懊悔的感覺。

顧子鶴不再看他們倆,轉身離開,大步大步的走,像逃一樣。

沈亦琛沒有去追他,但是目光一直跟隨著他的背影,直到他變成一個小小的點,消失在視野里。意外的鬧心,煩的他想罵人。

安子感受到沈亦琛的異樣,想要開口說點什么,剛說了個“我”字,就被沈亦琛硬生生打斷,揮了揮手讓他走,自己則返回醫院,之前在門口等著的醫生都不見了。

安子稍稍嘆了口氣,一陣心酸。

失魂落魄的顧子鶴漫無目的地在大街上游蕩,天很藍,但不妨礙天氣的寒冷,仿佛天越是藍的透徹,就越是寒冷,如同需要代價去欣賞美好。

顧子鶴走著走著,抬頭深深地嘆了口氣。他不想再去想沈亦琛,可是他不知道還應該去想誰。零,顧子鶴忽然想起他來,好久沒見過零了。正這么想著,兜里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。顧子鶴掏出來一看,竟然就是零打來的,這種默契的感覺讓顧子鶴有些高興,接起電話。

“最近忙什么呢?好久沒看你出來玩了。”零慵懶的聲音傳入顧子鶴的耳朵。

“沒什么事兒,你在哪我去找你,聊聊。”顧子鶴伸手打了個車,意料中聽到零報出了他們一直去的那個同志酒吧。


狀態提示:第二十九章 吃醋
本章閱讀結束,請閱讀下一章
回到頂部
北京pk10开奖历史 同花顺模拟炒股交易密码 上海时时乐开奖号碼 香港五分彩怎样的套路 云南时时彩官网 紫金矿业股票分析 福建快3开奖公告 十一选五玩法 快3不中免单 北京快乐八开奖结果 宁夏11选五平台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 江西快3开奖结果走势 pc最好玩的赛车游戏 pk10技巧345678定位 广西11选5开奖记录 排名前十的股票配资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