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筆閣>恐怖懸疑>醒來覺得甚是愛你>第三章 送他回家

計程車的打表器響起來的時候,沈亦琛說了句什么話,顧子鶴沒太聽清楚,好像是讓他少喝些酒之類的。

顧子鶴漫不經心的點頭應承著,縮著身子就靠在了窗戶上,大抵是這幾日通宵達旦的原因,不一會兒便睡了過去。

叮咚一聲,手機上傳來了蘭女士的簡訊,沈亦琛點開消息瞥了一眼內容,清清冷冷的眼睛里沒什么具體情緒,隨后抬起手機,對準顧子鶴的睡顏按下了快門鍵。

回道:一切安好。

信息緩沖的時候,他偏頭看著身側十七八歲出頭的少年,怎么看,在他身上也找不到那個溫潤恩師的影子。

如果不是因為蘭女士的托付,就算有人拿刀架著他,他估計也不愿意照顧顧子鶴這灘渾水。

“我送你進去。”等顧子鶴醒過來時,一雙骨指修長的手已經攤在了他的面前。

“用不著這么客氣吧。”顧子鶴賤兮兮的推辭著,但還是把手交了上去。

掌心相合的瞬間有片刻的溫暖,但只一瞬,沈亦琛又松開了他的手。

別墅區這個地帶有固定的鏟雪人,堆積的情況不是很嚴重,一腳踩下去也只是到腳踝的高度。

沈亦琛埋頭走的很快,但時不時會停下步子等上幾秒,等身后腳步的“咯吱”聲響起來的時候,才又接著往前走。

顧子鶴悠哉悠哉的跟在他身后,樂此不疲的印著雪地上的一串腳印,他撇撇嘴,記得這種防止濕鞋的小訣竅還是沈亦琛教給他的。

“他們平時回家嗎?”

走到樓底時沈亦琛頓了頓腳步,他微微仰頭看了一眼,偌大的房子沒有一盞燈是開著的。

“哪能,忙的很,一個月能見上一面都是個奇跡了。”顧子鶴滿不在意的說著,眼看著就要到了,擼起袖子便渾身上下的摸起了鑰匙。

沈亦琛蹙了蹙眉,隱隱知道顧子鶴為什么會變成現在這樣了。

等兩人走到門口后,顧子鶴才氣餒的嘆了口氣,撓了撓頭嘿嘿的笑著,同沈亦琛說道:“我門禁卡忘帶了……要不你收留我幾天吧。”

沈亦琛靜靜看了他三秒,隨后輕輕皺起眉頭,搖了搖頭,指著二樓大開的窗戶道:“翻窗。”

顧子鶴驚訝的轉頭,一副最毒男人心的表情:“得,算你狠。”不就是怕他把房間弄亂了嗎,這個chù_nǚ座的死潔癖!

話語間,他已經以百米沖刺的速度跑了過去,借著一樓的落腳點縱身一躍,毫無壓力的就抓住二樓的窗臺,一個引體向上,單腳跨過去,就那樣騎在墻頭對著沈亦琛打了個口哨。

“喂,沈亦琛,我帥不帥。”

他騎在窗臺上,修長的雙腿就那樣來回蕩著,眉毛高高挑起,露出一個瘩帥瘩帥的笑。

沈亦琛瞇著眼看他,薄唇微微闔動,最終卻淡淡吐出兩個字來:“開門。”

顧子鶴眼里的光逐漸暗了下去,悻悻的切了一聲,不情不愿的下樓給沈亦琛開門。

等了將近三分鐘,面前的門才被人開了個小縫,沈亦琛卷長的睫毛都落了霜,他皺了皺眉沒說什么,輕輕推門走了進去。

橘黃色的水晶吊燈掛在大廳頂部,顧子鶴把借來的羽絨服和圍巾都放在了沙發上,沈亦琛看了一圈,才發現他又窩在了沙發里,手里還捏了剛從冰箱里拿的啤酒。

“我說什么了?”沈亦琛一把奪過他手中的啤酒,語氣微微上升了一個度,仿佛在因為顧子鶴不聽話而感到生氣。

“行了行了我知道了,不喝不就行了嗎。”顧子鶴不耐煩的回應著,嘆了口氣,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。

誰讓面前的這個人,既是他的臨時監護人又是他的主治醫生呢,只能乖乖認栽咯。


狀態提示:第三章 送他回家
本章閱讀結束,請閱讀下一章
回到頂部
北京pk10开奖历史 云南快乐十分一定牛 白银理财平台 新手炒股软件哪个最好 怎样买白银 湖北快3号码预测 辽宁快乐12走势手机版 pc蛋蛋哪款游戏好赚钱 3d试机号对应码图 上海股票配资 贵州快3和值推荐号码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陕西快乐十分杀号技巧 直接投资工具包括哪些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解 赌场在线大全 上海时时乐历史开奖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