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筆閣>軍事歷史>我成了仁宗之子>第八零一章 微服私訪(十五)

王中正不是一個人過去的,種建中揮手讓三名軍卒跟隨了。

這不是防王中正,這是護。這樣的異常,真說不定會出什么事。

馬車靠了邊,可趙曦和富弼并沒有下車,沒心情。

趙琴謹慎的陪著,不敢吭氣。其實,趙琴知道些,但是是傳言,她可不敢這時候參言。這是本份。

還沒一陣,王中正就跑回來了,還氣喘吁吁的:“官家,是北逃者······”

“什么北逃者?”

“回···回官家,這些都是從北遼逃過來的,或者是有人從北遼組織逃過來的漢人。”

趙曦明白了,也糊涂了。早年河東之戰后,國朝和北遼的停戰協議中有過這么一條,北遼不得阻攔有意南歸的漢人,乃至契丹人。

趙曦也能想到,多少應該有人會南歸,可不至于南歸的人在河北道已經多到需要往京東路轉移了吧?

富弼好像也是一臉的疑惑······

“再探,把來龍去脈都搞清楚了!”

有打下西夏后對黨項人的處置做基礎,在濟州出現北遼人轉賣的事就沒那么嚴重了。禁止販賣人口,這是對國朝,對大宋人而言,至于黨項和北遼人,國朝的法令還不至于適用于他國。

當然,河西、銀夏現在已經是國朝的州府,自然不允許了。但是在未納入國朝治理機構時,朝廷也是默認的,甚至在戰后初期,朝廷還有些放任、縱容,為的是盡快把黨項人打散了。v首發

可一旦被雇傭,就搖身一變成了大宋子民,也就適用于大宋法令了。

濟州,是在京東路,并不是與北遼搭界,北逃者到了此地,居然還在被轉賣······這需要徹底了解清楚。

“富相,既然來了,要不就下車看看濟州如何?”

不是大宋的人口買賣,趙曦的心情就沒那么壞了。這不是后世,有些觀點不能以后世的價值觀來評判,就是趙曦也慢慢接受了。

販賣非大宋子民,好像趙曦沒什么接受不了的,似乎內心還希望這事多一些,只要不違法大宋法令······

“不敢請爾······”

就隨意的找了一個酒肆,一處臨街面的包廂里,一切都是趙琴打理的,估計這酒肆也被包場了······國朝有這樣傻帽行為的富商并不少,倒也不顯得稀奇。

也好,省的說個話還需要壓著聲音呢喃。

“小琴,是不是你知道什么?”

趙琴代替了小二,自己親自端著酒進了包廂,一進門就被趙曦這樣問話了。

“回官家,妾身確實聽說過一些,但不敢肯定,所以沒敢稟報。”

趙琴的動作還自然,手腳很穩,依次將酒水、酒具和下酒的的小菜一一擺放合適。沒有驚慌,也就是沒有隱瞞。

“官家這事礙不著趙掌柜,趙掌柜的產業多是與朝廷相關的,用工需要良家子,甚至三五代都需要清查,哪能摻和這類北逃者的事。”

富弼解圍了,不過不解圍也沒事,趙曦就是那么一問,趙琴也沒覺得這是責問。

“妾身確實聽人議論過,不僅僅是北逃者,就是高麗人、扶桑人、甚至西邊的大秦人、波斯、大食人等,都有在國朝賣身為奴的。”

“如今國朝各地產業發展快速,用工荒越發明顯了。妾身為臣工經營的這些產業還好,畢竟有朝廷的法度為圭皋,雇工的待遇很好,招工還不至于有難度。”

“但是那些地方州府鄉紳們的產業,因為沒有完善的物流體系,工藝改進不善,規模上不來,成本要高一些。而大宋的子民俸祿逐年升高,就有好事者開始從他處招攬一些雇工。”

“雖然這些產業的薪酬比不了大宋子民,依照大宋律條,在大宋做工五年者,皆由當地州府登記造冊,成為大宋子民。這一點讓周邊王朝的流民趨之若鶩,也就滋生了這樣一行。”

這些話里有趙琴聽說的,也有她自己分析的,還有一些是在具體經營過程中感受到的。趙曦能品出味,富弼也能。

“趙掌柜不錯!”

趙曦的表揚也賞賜都無須在明面上,而得到國朝首相的贊揚,對于趙琴而言也是一種榮幸。從某種意義上,富弼也是趙琴的東家······

從趙琴的這番話中,似乎濟州以及梁山泊的一些異常都能想明白了,只需要王中正這邊帶來具體的調查結果了。

酒沒過三巡,王中正回來了,不僅僅是了解了人口市場的情況,一并連梁山泊人跡罕至的調查也帶來了。

果不其然,梁山泊之所以沒人,并不是有什么詭異。早些年,別說是捕魚,就是梁山泊那些灘涂地,百姓都會冒著被水淹沒的危險去栽種,因為需要求活,為一口糊嘴的糧食去冒險。

這些年,市面上新鮮的糧食就沒斷過,甚至有些小澇小旱的災情,糧食價格都不會有一絲變動,而且做雇工要比從天地里刨食更容易,關鍵是還體面。v更新最快/

商賈們即便是游玩,濟州周邊的水域多了去了,誰也不去險要之地。至于百姓,即便是做工的閑暇,也是先顧著自家的田地,哪有功夫開荒?頂多了,想嘗嘗鮮去梁山隨意捕幾條魚而已。

所以,梁山泊也就真成了梁山泊。

至于濟州城內的人口市場,倒也不是河北道就不需要雇工,而是河北道距離北遼太近,這些從北遼鼓搗過來的丁口,在河北道經常遇到北遼那些貴族抓逃,常起紛爭,這些丁口的轉賣就逐漸向南


狀態提示:第八零一章 微服私訪(十五)--第1頁完,繼續看下一頁
回到頂部
北京pk10开奖历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