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筆閣>都市現代>舊日只狼>第245章完成×繼承×隱瞞

“啊!!!”

不知過了多久,哈終于醒來,伴隨著撕心裂肺的吼聲。

在他剛才的夢里,那僅僅是單調的囈語里的一個音節,都被拖得有一天那么長。

黑暗里的那些囈語,必須按照族里相傳的方法,完全記下來,然后在自己的腦海里加倍回憶重放,才能夠聽得清。

況且這種黑暗并不會讓你自動醒來,每一次都好像直到哈或者海勒斯完全記住了,才會讓他們醒來。

單個音節,被拖慢到一天來播放,那是何等枯燥和痛苦。

行車的時候,陡坡讓人印象深刻,但是如果這個陡坡被拉長了成百上千倍,再敏銳的人都很難覺察得到自己是在上坡還是在下坡。

對哈和海勒斯來說,記住音節的過程跟被拖長的陡坡一樣。

更何況,越到后面越不集中,記住音節的時間更長,回憶還原的更加痛苦。

只能司庫和司庫的繼承人輪流記憶才能得以完成。

這就是神火庫司庫的秘密,某種意義上講,儀式的這一部分說是地獄也不為過。

還好,這一次很順利。

雖然哈和海勒斯是第一次舉行這一儀式,但是因為好消息的來到和生存環境的改善,兩人豁出去了之后,反而跌跌撞撞一次就通過了上一輩都沒有進行過的儀式。

剛才哈醒來之后,再次將頭環還給海勒斯的時候,再也沒有囈語出現,說明全部的音節已經完全記錄了下來。

“司庫大人,這是最后的諭示。”

庫房門邊的人等了很久,也沒有等到海勒斯報出新的音節,就明白了這流傳已久的儀式已經就剩下最后的一步了,于是挪動著自己的身軀,順著聲音的方向,挪動到海勒斯身邊。

幾次不小心的觸碰之后,海勒斯接住了那人遞過來的莎草紙。

分量不輕的紙張,和粗糲的紋路,讓海勒斯激動起來。但是隨即悲傷的面容出現在老人的臉上。

“剩下的,拜托你了,科貝特。”

老人盡量平穩地述說著不多的話語,但是仍無法完全掩飾自己的激動。

“嗯,司庫大人......永恒的黑暗即將過去,我族必定重回太陽神之下,繁榮昌盛!”

那人的話語同樣沉重,但相比起來,反倒是充滿了希望,并無懼怕。

“科貝特......我以我族的名義,奉你為新的諭示者,接掌王像。”

海勒斯重重地握住那人的手,將之與哈的手握在一起,說出最后的話語。

嗡!

奇特的波動在三人之間響起。

三人的思感世界里,仿佛連接在了一起,彼此能感覺到其他人的存在。

三人的身體之外,附近的神像上,那花斑斑的紋路仿佛活了過來,化成無數的黑色細絲從三人的身體鉆進穿出,似乎要連接成整體。

此時在同一個思感世界里匯合的三人,感覺到了不一樣的地方。

一個陌生的思感插了進來,冰冷的感覺,讓三人清晰地感覺到那思感的存在。

只是那思感并沒有傳遞什么信息,順序在三人的思感里探尋了一番,最后直接拖曳著那被海勒斯稱之為科貝特的人的思感消失了。

呼!喝!呼!喝!

這一瞬間,海勒斯和哈同時被思感世界扔了出來,沒有實質的傷害,卻讓兩人中昏欲嘔。

“海勒斯......他......”

哈大聲呼吸了幾口氣,重新感受到庫房里的油煙味,對同伴的消失,仍然開口問道。

“嗯,我們出去吧。”

海勒斯也似乎想快點結束,迅速地轉向下一步動作。

兩人在地上摸摸索索,向門口摸去。

轟!巨大的鐵門開啟,又關閉。

數十年未開的大門,仿佛沒有經過歲月的洗禮,仍然潤滑無聲的重新打開又復關閉。

庫房內,四角的火慢慢熄滅了,黑暗重新降臨的時候,那中央的神像的細絲也完全縮了回去。

更不同的是,神像上那之前似乎游動的花紋,突然變了另外一種樣式,然后又重新凝固了下來。

撲通!撲通!

門外,哈和海勒斯一出門口,身體就軟了下來,跌倒在地上。

微弱的天光下,附近等待已久的疫人禁衛,急忙跑過來,將兩人攙扶起來。

而兩人最先做的卻是扯下捂住眼耳的布條,然后相視大聲笑了起來,只是沒有笑到幾聲,卻又沉默了下來。

因為又一位族人,奉獻了自己,投身于比死亡還恐怖的地方。

黑暗,漫長,無聲,孤寂。

與神像在漫長的時間里等待下去,直到下一次儀式的開始。

“海勒斯!哈!你們沒事吧?”

齊煜的到來打斷了兩人的追思。

“沒事,齊,放心,一切順利。”

海勒斯感慨了一下,拍了拍仍然沒有從情緒醒過來的哈,對齊煜肯定了自身的無恙。

“沒事就好,剛才我感覺到一些不安,很清晰的不安。從你這里。”

齊煜的臉上沒有放松的跡象,看著海勒斯的眼睛,說道。

“剛才?不安?”

海勒斯跟聽到這句話驚異起來的哈相視了一眼,一起問道。

“嗯,就好像,有什么事情,將要發生一樣。一些,不太好的事情。”

齊煜沒說什么。就在剛才,一陣清晰的波動傳過。

那股波動僅有數人感覺到了。

齊煜,齊霽,瞬。

更重要的是,大飛和霞洛洛一反常態,在空中上竄下游,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刺激。


狀態提示:第245章完成×繼承×隱瞞--第1頁完,繼續看下一頁
回到頂部
北京pk10开奖历史